欢迎访问康语科技有限公司官网

自闭症康复中心
您当前的位置 : 首页>>新闻中心>>公司新闻

干预近6个月毕业,在幼儿园经常打架的他,成了班级的“文明劝导员”

2022-08-26 11:49:49
85 次

2022年5月9日,康语厦门集美第一中心的康复师张莉为入中心干预近6个月的小西(化名)进行离中心评估,其综合发育商提升至了78.8分,达到了康语的离中心标准(76分)。

短短不到半年的干预,小西经历了什么?他和他的家人都付出了怎样的努力?

以下来自小西妈妈的自述——

01 

记得那年,天天上网搜索信息,越看越害怕

小西是2018年5月出生的。

初为人母,虽然充满了辛苦却很幸福。看着襁褓中软软糯糯的小婴儿一天天长大,没有人能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和喜悦。

转眼间,小西2岁了!可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,我却渐渐发现了他有些“不对劲”——

身边同龄人,甚至年纪小一点的孩子,已经会叫“爸爸”“妈妈”、说简单的词语了,而他却只会咿咿呀呀,还很爱哭;

过年带小西回老家,也经常会听到邻里邻舍感叹:这个娃儿怎么这么安静喽,都不爱讲话的;

......

意识到孩子可能有问题,在排除家族遗传病史后,我开始上网搜索相关案例。


发育迟缓、语言发育迟缓、孤独症、感统失调...我还首次了解到了“阿斯伯格综合征”这个名词。

所以,小西究竟怎么了?

困惑和焦虑让我几近崩溃,但我还是迅速地采取了行动。事关孩子的发育与健康,一刻也不容松懈。

于是,我带着小西去医院检查。由于孩子哭得厉害,配合度很低,叫他做什么项目都无法完成,几次测评的结果都不太理想。医生没有给出明确的诊断,只说孩子在语言、社交这些方面不是很好,建议保持观察。

02 

非常后悔,白白浪费了半年的黄金康复期

“为什么不把孩子送去早教试试呢?”处在迷茫期的我,经朋友提醒,便开始寻找起周边的早教机构。与此同时,再三权衡下,我也决定辞职成为一名全职妈妈,全力陪伴孩子健康成长。

可是,上了早教的小西一点进步和改变都没有。他依旧不喜欢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,总是一个人拿着玩具在角落里摆弄,老师发到群里的视频、照片几乎看不到他的身影。更令我感到诧异的是,当时正逢大冬天,孩子睡觉时棉衣不肯脱下来,书包要从上学背到放学,水杯也是一直挂在脖子上不愿摘下来。

眼见收效甚微,孩子的问题反而更多了,上了半年早教,我便放弃了。

5.jpg

现在回想起这半年走的弯路,相当后悔。早教机构和康复机构其实有着本质的区别。

首先,从面向的对象来看,早教机构主要是对普通儿童进行脑潜能、思维训练、音乐能力的开发训练,而康复机构主要是对孤独症谱系障碍、语言发育迟缓等特殊儿童提供专业的康复训练;

其次,在课程设计上,早教机构主要根据儿童的年龄辅以数学、音乐、英语、艺术的早期启蒙,其课程多为一名老师对多名学生,康复机构则是根据儿童的发育状况进行一对一的专业干预。

但当时的我,对此并没有明确的认知。就这样,早教课程告一段落后,我便开始让小西进入小区周边的一家私立幼儿园学习

然而,上了托班的小西依旧毫无起色。上课的时候,其他小朋友坐在一排,他就会把小板凳推到一边,自己坐在一个角落,拿着老师给到的玩具在一旁抠抠弄弄,或者是趴在地上不肯起来。他不喜欢和其他小朋友玩耍接触,但很喜欢打架,一惹到他他就摔东西或者是推人。

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,我开始在百度上搜索有哪些机构可以做语言康复。

 

03

半天幼儿园,半天机构,开启康复之路

在机缘巧合下,我在网上看到了一个康语宝妈发的案例,案例上说孩子干预三个月后有了很大的进步和改变,从基本不开口说话到会仿说,从只会简单叠词到能讲3、4个字的词语,这给了我很大的鼓舞。

2021年9月份,我带着小西来到了康语厦门集美第一中心进行第一次评估。当时孩子的配合度不高,口部运动部分的测评没有完成,而大运动、精细运动、适应能力三个方面的情况也并不理想。基于孩子当前的表现,咨询师建议我先给孩子报感统项目,后续再根据孩子的能力情况添加或调整康复项目。我和孩子爸爸当下就报了名。

真的要让孩子进行一对一的康复训练吗?在排课期间,我犹豫了,因为没有信心。鉴于孩子在早教和幼儿园期间糟糕的表现,我担心康复师控制不了他,我更害怕到时候孩子能力不行被劝退了怎么办?因此,将近两个月的时间,我都不敢带着孩子来中心,我甚至想过押金不要算了。

当然,这段期间我也没有闲下来。我又开始在网上疯狂搜索、查阅各个案例,无论是进步带来的喜悦,还是遗憾背后的辛酸,都深深触动了我,让我彻底下定决心——带着孩子开启上午幼儿园、下午机构的干预模式。

图片2.png

△康语厦门集美第一中心

 

2021年11月,我便带着孩子再次来到中心进行了言语评估。或许是由于爸爸不在的缘故,这次小西的配合度倒是好了不少,整个测评过程还算顺利。康复师卢小纯表示孩子可以报言语项目了。当下,我便决定让孩子先进行言语训练。

 

04

迎来语言爆发期,孩子近乎“神速”的进步

接受言语训练的初期,小西总是哭到泣不成声,一点都不肯配合,特别排斥干预。我原以为这种情况至少要持续一两个月。

但没想到,经历了一周的磨合期,孩子和康复师曾殷却达成了前所未有的默契。听到曾殷的声音,他会知道是要上课了;甚至一度睡觉做梦都在上课,嘴里都是曾殷教的内容,比如数数和一些简单的词汇。

图片1.png

为了最有效的康复,我严格按照曾殷的要求在家做好家庭干预。除了保质保量地完成每日布置的家庭作业,我还坚持每晚给孩子读绘本,与爸爸一起和孩子玩亲子游戏。

图片3.png

△家庭群反馈截图

 

终于,坚持了近半年后,小西进步非常明显,孩子的语言能力像受到了“金手指”的点拨。

以前,小西只会咿咿呀呀地用手势来表达需求,总是喜欢躲起来一个人玩现在,小西已经可以有意识地从1数到20,诗能背十多首,儿歌唱完整的也有七八首

以前,小西在幼儿园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,沟通不了就直接和其他小朋友动手打架现在,他成了班级的文明劝导员,看别人打架会上前劝阻,说:不能打架。

以前,每年过年回老家,我的心理压力都特别大明年的春节,我格外期待。



标签

近期浏览: